首页 资讯 展会 访谈 纸媒 学院 规则动态 执业考试 产品 论坛 订阅

赛尔-畜牧

您当前的位置:赛尔网>赛尔畜牧网>访谈 > 百家争鸣 >

污染大户如何变为减排先锋

污染大户如何变为减排先锋

互联网 2013-09-25 10:03:54 |

[导读] 图为山西省高平市正易猪种有限公司建设的厌氧发酵塔和沼气储气柜  干净的水泥地面,整齐排列的猪舍,看不到污水横流,闻不到猪粪恶臭。山...

图为山西省高平市正易猪种有限公司建设的厌氧发酵塔和沼气储气柜


  干净的水泥地面,整齐排列的猪舍,看不到污水横流,闻不到猪粪恶臭。山西省高平市正易种猪有限公司的情形颠覆了人们对猪场的传统印象。


  贾赤峰是这家公司的负责人,从1993年自筹资金引进15头种猪,到如今拥有上万头规模的猪场,从家庭式的养猪场到今天的清洁养殖,贾赤峰20多年的创业历程,在积累财富的同时,也把规模化的清洁养殖推广给了更多人。


  在高平,越来越多的养殖户像贾赤峰一样,开始逐渐通过规模化的清洁养殖推动畜禽养殖业的可持续发展。


  愁 养猪可致富 污染让人忧


  高平市是养殖大县,在这里会养猪并不稀奇。


  靠养猪,贾赤峰走上了致富道路。在高平市下井玉村,贾赤峰是第一批开始养猪的农户。1993年,他筹集资金第一次引进15头种猪开始“闭门养猪”。


  “那个时候大家对养猪的认识还不够,觉得是很丢人的事情。”贾赤峰笑着说。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养猪慢慢地开始被人们接受。2007年,仅贾赤峰的一家猪场出栏量就达到3000头,年收益达到人民币200万元。


  自己富裕了,也带动了更多的人脱贫,但贾赤峰“闭门养猪”的情况并未改变,原因就是猪场的污染很严重。而这种困扰,是高平市几乎所有养殖户都要面临的问题。


  当时养猪场的污染问题,让贾赤峰为难了很久。“以前猪场小,产生的猪粪等废物可以做堆肥,都能卖给乡亲们。现在养殖规模大了,粪便就卖不完了,就这么堆放着,别说周围的人,连自己都觉得很不舒服。”说起养殖场的粪便处理,贾赤峰很头疼。


  除了粪便,污水处理也是养殖户的难题。如果按照环保的要求,规模在500头以上的养猪场所都作为规模化养殖场,需要配套建设污染防治设施,但是一套污水处理设施动辄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费用,让这些规模相对较小的养殖场很难承受。


  “相比规模较大的养殖场,如何控制中小型企业污染防治设施的成本,除了政策和技术上的扶持,能否让企业实现经济效益,是畜禽养殖业能否承担环境责任的关键。”晋城市环保局污防科科长牛伟力表示。


  喜 补贴促减排 沼气通农家


  “沼渣沼液很受村民欢迎,用它浇地长出来的玉米,比其他地里的高半尺。”贾赤峰见到记者就兴奋地说起了处理畜禽粪便带来的好处。


  2007年,国家相关部门开始推进规模化养殖场的污染减排工程。正易是高平市的大公司,贾赤峰又是这里的养猪大户,试点工程自然就落在了贾赤峰这里。贾赤峰首先在自己的第一个养猪场安装了减排设备,在减排设备运行情况良好的情况下又自己成立工程公司,开始向全市推广这项技术。


  如今的贾赤峰已经拥有了一个集种猪生产、饲料加工、技术服务、生猪销售等多功能的大型综合性养殖企业。


  为了更好地打造清洁养殖环境,贾赤峰从外地引进技术,修建了200立方米的沼气池,养猪产生的粪便通过地下暗渠流入沼气池,发酵产生沼气。公司实行了“猪——沼——粮”封闭式循环经济运作模式,公司建设的600立方米厌氧发酵塔,每年可处理猪粪3000吨、尿和污水5918吨,产生沼液约1.5万吨、沼气7026万立方米,供300户农户用气,成功实现了畜禽养殖污染物零排放。


  “如果不看招牌,进了厂门你们也不知道我们公司是养猪的吧?现在的环境可是和原来完全不一样了。”公司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沼气可以解决农户做饭用气问题,沼渣和沼液可给庄稼上料。


  “如果能有600亩地,就能完全将规模万头的猪场产生的沼渣沼液全部吃干榨净,真正实现污染零排放,形成农业循环体。”贾赤峰介绍说。


  “我的第一套设备投资了185万元,国家和省里一共补贴90万元,如今的政策更好了,得到的补贴更多,这样经济又环保的事情,大家的积极性都很高。”贾赤峰介绍说。


  高平市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说,为了充分调动农民的积极性,更好地促进清洁养殖、实现污染减排,近年来凡是规模养殖的企业,在办理各种审批手续时一律从简。同时,每年市财政都要出资引进先进技术,加快推进规模养殖场的建设。


  此外,在对规模养殖企业的资金扶持方面,政府除每年拿出1000万元资金用作养猪补贴。凡是建设沼气工程的规模养殖企业,如果符合环保要求,在享受山西省、晋城市两级财政补贴外,高平市以供应农户生活用气为标准,每通一户,市财政补贴2000元;每建成一个蔬菜大棚,补助资金2000元~1万元。


  思 收支难平衡 模式需创新


  清洁养殖给老贾的猪舍环境带来了很大改变。他的养猪场也被纳入环境保护部2012年实施减排措施的规模化畜禽养殖企业。


  虽然污染大户变身成为减排先锋,但是贾赤峰还有他的难处。贾赤峰坦言,目前正易种猪有限公司的循环经济产业链其实并不是十分完善。


  虽然沼气价格比煤气便宜很多,对下玉井村的300户村民来说是很实惠,但是每年收上来的沼气费用只有11万元左右。沼渣沼液虽然原则上也应向村民收取费用,而实际村民却并没有支付上来。“都是乡里乡亲的,老乡们不给钱,我也不好意思要钱了。”贾赤峰说。


  由于发展规模和土地的限制,正易猪种有限公司虽然实现了养殖厂的污染物零排放,但是沼渣沼液并不能给他带来更多的收益。


  11万元的收益除去工人的开销和设备的维修保养,基本所剩无几,收费仅仅能够维持减排设备的正常运转。


  贾赤峰和牛伟力算是老熟人,因为猪场的排污设施,两个人没少打交道。从污染大户到如今的减排龙头,贾赤峰笑言他和牛伟力的“拉锯战”持续了很久。


  从最初的督促企业上马减排设备,到之后积极帮助企业寻找好技术。牛伟力如今想的是如何使这些减排大户能够得到更多的实惠。


  牛伟力介绍,晋城市环保局正在积极准备起草《晋城市人民政府关于在全市开展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工作的意见》并交由政府审议。


  “一旦通过,你的一吨氨氮可能卖到3万元。”牛伟力笑着对贾赤峰说。贾赤峰也笑得合不拢嘴:“这回可是真真正正的实惠,你们快算算,我这能卖多少钱?收回设备的成本应该不成问题了吧?”


  牛伟力说,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是环境管理制度的重大创新,涉及多方面的工作,技术操作和管理比较复杂,必须统筹安排,循序渐进,稳步推进。


  “不管时间长短,我们这些养殖户总算有盼头了,就希望政策能够早点出来,让我们通过减排能够得到更多的收益。” 贾赤峰笑着说。





关于赛尔 |  赛尔传媒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京ICP备14009797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353号

Copyright © 2001 - 2017 sai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 赛尔传媒 版权所有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
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即可将
网页分享到朋友圈!